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鸿雁传书——相隔多年,再次翻阅数十封笔友坤寄来的书信,Tracy一脸笑容,连连说道:「你看,他真的写很多很多字。」(刘毓霖摄)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自画邮票——二人通信多年来,这封是唯一没有贴上邮票的信件。笔友坤移民离港前,与Tracy首次相约见面,亲手送出信件,并画上自家设计的邮票。(刘毓霖摄)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见证历史——书信建立情谊也记录时代,信封上的邮票就是历史的见证,1995年的信封上贴有英女王头像邮票;另一封同年寄出的信封,邮票则以昔日的武打巨星李小龙为主题。(刘毓霖摄)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越位图解——笔友坤于信纸后页画上图解,解释足球赛上的越位规则。(刘毓霖摄)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 笔友「慢」建奇缘 细味等待的快乐

急回信息,快速留言,世界不容你停下半秒,但有年轻一辈反其道而行,停留多步,重拾笔桿,坐下来写信。笔友,这个彷彿粤语长片年代的词语,近期重出江湖。曾以信会友达6年的过来人Tracy分享,笔友关係以「慢」建立,不但神奇,亦讲求缘分。

上月,社交平台出现一则寻笔友的帖文,引起迴响。居于澳门的网友在帖文中提及,1980年代经《金电视》周刊,认识来自香港的笔友,虽未曾碰面,双方却以书信往来,更曾互赠礼物。不少网民纷纷留言,形容笔友关係浪漫,弥足珍贵。以笔会友,是否真的令人与人之间的关係返璞归真?

最初交笔友源于想结识异性

翻出尘封多年的信件,再次阅读当年笔友的字,Tracy忍俊不禁,笑道:「以前我们写的内容真是很无聊!」纸上字句密密麻麻,对方有时抛下数条IQ题,有时又会谈及少女心事,送来爱情锦囊。

1990年代畅销杂誌《YES!》推出笔友配对栏目,让读者刊登自我简介及住址,徵集笔友。当时就读中一的Tracy亦有份投稿,毫不讳言最初结交笔友,源于希望结识异性,「当时读女校……身边没有男同学,有些人还会在栏目中刊登照片」。笔友徵文一出后,家中邮箱连日出现数封信件,她表示拆信时感到兴奋好奇,会想像对方的容貌,暗忖:「究竟这人英不英俊?可不可以拍拖?」

传授温书心得绘图解说越位

在众多笔友中,Tracy与笔友坤通信的时间最长,信件来往约6年,横跨近整个中学生涯。然而,她自言与坤的性格南辕北辙,自己豪爽豁达,对方较认真沉实。两人能持续通信多年,胜在彼此有心。翻出当年对方寄来的信笺,每封信均有3至4张A4单行纸,纸上写满字句,犹如一篇千字文,「难得对方肯用心,写如此长篇的信给自己,所以我十分珍惜这段友谊」。

除了千字文,坤曾在某年世界盃赛事期间,亲手绘画详细图解,向不谙足球的Tracy解释越位规则。备战高中会考时,对方较年长,又以过来人的身分,传授温习心得,「我最记得他经常在信上说,写笔记时千万不要用红笔,因为会令人好躁,好大压力,应该用绿色及蓝色笔」。记者指对方看来既是笔友,亦扮演兄长角色,Tracy连连点头,笑道:「他直头是阿哥。」

见字不见人更易打开心扉

书信往来,见字不见人,往往令执笔者更易打开心扉。升读中六的暑假,Tracy哥哥突然离世,心情哀伤,但未敢在家人面前痛哭,遂以纸笔向坤表达感受,「写信时,可以躲在一旁,关上房门哭都无人知,算是一种情绪发泄」。恰巧坤曾有相同经历,明白丧亲之痛,以自身经验开解Tracy。十多年后,她仍记得对方的话,「他当时说,要哭就哭,要不开心就不开心,至某个阶段时,人就不会再哭」。

两人通信6年间,只碰面一次,却能分享内心深处的难过事,关係既远亦近。至坤移民外国后,二人虽疏于通信,但至今仍保持联络,「这关係都几神奇,几有缘」。Tracy形容,笔友情谊深厚,即使近年不再常通书信,坤某次回港时相约见面,也一样能畅所欲言。已为人母的Tracy表示,儿子曾参加校内的笔友计划,但双方写了一两封信后,便没有再联络。她自言,若有机会,亦希望儿子再结交笔友,学习以时间经营关係。

文:邓安琪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80后研发得奖App 「等收信」迷住年轻人书社化身邮箱 配对笔友